布伦特兰,一辈子忙两件大事

2016-05-08 09:13:01


这位挪威前首相是女权先锋,也是 “可持续发展”的倡导者

本刊记者 凌云


人物简介

格鲁·哈莱姆·布伦特兰,1939年生,挪威政治家。四度出任挪威首相,后任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积极推广可持续发展理念。

在上海的一次演讲中,挪威女政治家格鲁·哈莱姆·布伦特兰曾引用鲁迅的话说:“其实地上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变成了路。”她35岁入阁,四度出任首相,执掌世界卫生组织5年,走出了女性从政的新路,并被英国《金融时报》评为“25年来影响世界的欧洲人”第四名。

77岁的布伦特兰一生思考和呼吁最多的,却是人类未来之路。1987年,她向联合国大会递交的报告《我们共同的未来》,首次将可持续发展理念变成了行动方案。不久前,她在巴库国际论坛上说:“多元文化的世界能够为后代创造更多的机遇。”多元文化和谐共存,世界可持续发展,这是她一生的梦想。

打造一个“母系国家”

今日挪威,是男女平等做得最成功的国家之一。在今年3月一家国际研究机构发布的《贫穷即性别歧视》报告中,挪威在性别平等方面名列第一。挪威女性1913年就享有投票权,比美国女性早7年;从国会议员到私人公司董事,近半数是女性;女子足球协会会员超过男足,甚至还通过了要求女性服义务兵役的法律。有学者把挪威称为欧洲第一个“母系国家”。而布伦特兰就是“母系国家”的打造者。

布伦特兰出生于挪威首都奥斯陆的一个政治世家,父亲是工党元老,当过国防大臣和社会事务大臣。布伦特兰7岁时就成了工党的儿童组织成员。10岁时,她随赴美深造康复医学的父亲到纽约生活,几年后又跟随作为联合国专家的父亲搬到埃及,青少年时代见识很广。

布伦特兰从小就被父亲灌输了这样的理念:女性可以和男性取得同样的成就。1963年,她从奥斯陆大学医学院毕业。在大学里,她结识了比自己大两岁的保守党人、挪威国际关系研究所研究员阿尔纳,两人很快结婚,并有了第一个孩子。丈夫去哈佛大学进修,布伦特兰陪读,其间在哈佛拿到了公共卫生硕士学位。不过,丈夫发现她似乎对政治的兴趣更浓,便鼓励她:“你回国后可以去政府工作。”

回到挪威,布伦特兰进了卫生部。当时,保守党政府立法禁止堕胎,布伦特兰认为这侵犯了女性的权益。她发表了一系列推动堕胎合法化的文章,最终改变了政府的决策,由此开始在政坛崭露头角。35岁,她当上了环境大臣。41岁,她成为挪威最年轻的、也是第一位女性首相。她精力充沛,经常连续工作12个小时以上,遇问题不怕争论。她说:“民主的精髓就在这里。”她也有医生式的挑剔,每次要发表电视讲话前,总喜欢在办公楼里转悠,找找手下人的麻烦,然后穿上一成不变的服装出镜。

多年后,布伦特兰回忆自己的从政之路时说:“我是学医的。当我被邀请加入内阁的时候,我觉得必须尽力做好工作。但是,我也一直有一种独立感,如果我不能说出自己的感受,不能追求自己的价值观,我随时可以离开政坛并重返医学领域。”

布伦特兰第一个首相任期只干了10个月,就因工党败选而下台。此后,她又在1986年、1990年和1993年三度当选首相,直至1997年离任,前后共执政10年。在她第二个任期,18名内阁成员里有8位女性,堪称“女性内阁”。1988年,她推动修改《性别平等法》,规定4人以上的公共机构至少有40%的成员为女性。“我第一次当选首相时,有个小男孩问她妈妈,女人能当首相吗?我第三次就任首相时,另一个小男孩问他妈妈,将来男人能当首相吗?”布伦特兰曾这样幽默而自豪地提到自己的成就。

如今,布伦特兰是“女性世界领导人理事会”成员之一。当然,她的成功离不开丈夫的支持。身为4个孩子的母亲,她曾经笑着告诉媒体:“在我家里,我专门从事政治,家务由孩子和丈夫去做。”她也曾表达自己的歉意:“因为工作忙,与孩子们相处的时间太少,有时觉得良心不安。”平时是丈夫管家务,每到周末,她就会亲自动手为家人做一顿拿手菜——肉丸子。每年休假,她会和家人一起上山滑雪、到森林里烧烤。丈夫有一条帆船,全家驾船出海是她最开心的时候。值得一提的是,丈夫阿尔纳是保守党人,布伦特兰是工党领袖,两人政见不同,但从来不把政治争论带回家里。保守党曾经在一次选举时打出广告语:“像布伦特兰一样,选择一个保守党人。”布伦特兰马上反击,劝选民“像阿尔纳一样选择”。夫妇俩也把这当作一件趣事。

“地球妈妈”在行动

作为世界最富裕国家之一,挪威有两张牌:一张环保,一张资源。其两大支柱产业渔业和石油都是资源型的,都与环保相关。
也因此,挪威人的环保意识很强。首都奥斯陆碳排放水平全欧最低,85%的学生以绿色出行方式上学,94%的生活垃圾回收处理。布伦特兰更是一位环保先锋。

在环境大臣任上,布伦特兰遭遇了挪威北海油田钻井平台重大爆炸事故。她赶往事故现场,连续工作8个昼夜,防止了一场重大的环境灾难。在她任内,挪威绿地面积得到扩大,她也赢得了“绿色女神”的美誉。当首相后,她仍然关注环保工作。她发现,邻国工业污染造成的酸雨,严重危害着挪威的森林和水产资源,还存在核污染、核泄漏的风险。她意识到,环保不能靠一个国家,必须依靠全球合作。

1984年,联合国秘书长请布伦特兰领导一个新组建的环境与发展委员会。“我当时表示,如果不关注经济发展就无法保护环境。就在我领导这个委员会期间,我又一次当选为挪威首相。这对我的工作起到了非常有力的推动作用。我们的报告送交各国时,各国政府都知道这是挪威首相主导的,并对此敞开大门。”这份报告就是《我们共同的未来》。报告中写道:“贫穷本身是一种邪恶,而可持续发展则能满足所有人的基本需求、向所有人提供实现美好生活愿望的机会。”报告提出两个建议,一是推动“可持续发展”概念;二是举行一次“可持续发展”全球峰会。

这个峰会就是1992年在巴西举行的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也称“地球峰会”。155个国家签订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自此,“可持续发展”概念逐渐成为全球环保和生态的主导理念。布伦特兰也因此被一些媒体称为“可持续发展概念之母”和“地球妈妈”。

布伦特兰归纳认为,一个领导人的最重要品质是:“你要相信自己的直觉,要能够坚持你深信不疑的东西,要有别人能感受到的热情和说服力。”上世纪90年代她任首相时,曾有反对党领导人和她辩论,要她说出在可持续发展领域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我告诉他,这不可能。我们很少面对单一的环境、社会或经济挑战,这些挑战也很少是某个政府部门能单独解决的。所有的事情都有关联。幸运的是,今天我这样的观念已被更多人接受。”她相信,各国终能找出一条合作之路,“当然前提是美国和中国要参与其中。”

力劝中国严厉禁烟

布伦特兰对中国一直十分关注。1988 年1月,她首次以首相身份访华,见到了邓小平。她问邓小平,中国当前最需要做的事是什么。邓小平说,国内进行改革开放,一心一意搞现代化,国际上争取缓和,“保持相当长时间世界和平是可能的”。布伦特兰高兴地说,中国改革开放推动了挪中关系,也促进了整个国际关系。说话间,邓小平谈到了自己的年龄:“我今年84岁,该退休了……”翻译不慎将84岁译成48岁。邓小平幽默地说,自己“返老还童”了,和布伦特兰一样年轻。布伦特兰对这件趣事印象很深,后来还多次提及。

1995年1月,布伦特兰在挪威发表演讲,提出了“亚洲构想”。她说,挪威要与亚洲国家加强政治磋商,发展经贸合作,促进文化交流。当年11月她再度访华,在与中国领导人会谈时说,中国正在进行大规模现代化建设,环保问题要早抓、抓紧。一些工业化国家环境遭到污染后再整治,中国要避免重蹈覆辙。在她支持下,挪威政府向中国提供了大量环保项目赠款和优惠贷款,有不少挪威公司在华参与污水处理、大气监测、古城保护等项目。

3年后,布伦特兰当选为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上任当天,她就启动机构改革,实行内阁会议制,每周定期开会研究重大问题并作出决策。世卫组织积极推动研发廉价的艾滋病药物,布伦特兰更把制定《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作为任期目标。她说:“经过漫长而艰苦的历程人们终于明白:香烟是人类的直接威胁。”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烟草生产国和消费国,吸烟人口逾3亿,还有约7.4亿不吸烟人口遭受“二手烟”危害。布伦特兰选择中国作为出访的第一个国家,希望通过与中国政府合作,改善世界1/4人口的健康状况。她提出,愿在艾滋病治疗等问题上和中方合作,并倡议严格控烟。在北京医科大学演讲时她说:“在中国,这种流行病(指吸烟)如果不加控制,将杀死29岁以下的3亿中国人中的1亿,其中5000万人将死于中年。”2003年,《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在世界卫生大会上通过,是第一个限制烟草的国际性公约。她也变身为“控烟斗士”。中国当年就签署公约,2006年公约在中国正式生效。今天,控烟已在中国取得很大进展,这让她感到宽慰。

布伦特兰现在的身份是联合国气候变化特使和联合国基金会董事会副主席。不久前,她刚刚出席了在阿布扎比举行的第九届“世界未来能源峰会”,讨论的是可再生能源在应对气候变化、满足可持续发展目标中的作用。布伦特兰说,富裕国家要帮助贫穷国家接受新能源技术。从女权、环保、控烟到气候变化和新能源发展,在布伦特兰看来,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可以放在“可持续发展”的大篮子里,是一个整体。“我将在气候变化、推动妇女权益、保护环境、消除污染等问题上尽一份职责,因为这些方面的问题都紧密相关。”


1981年,布伦特兰在休假时玩帆板。


1 上世纪8 0年代,布伦特兰(左)和撒切尔夫人在一起。


2 1983年,布伦特兰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留影。


3 1988年,布伦特兰在北京与邓小平会面。

上一篇回2016年3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布伦特兰,一辈子忙两件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