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高克,“德国的良心”

2016-05-08 09:14:07


他来自原东德,民望甚高,但“后宫”一直不太平

本刊驻德国特约记者 青木

人物简介

约阿希姆·高克,1940年生于东德,当过牧师、国会议员,曾任国家安全部档案局局长。2012年任德国总统。

德国总统约阿希姆·高克曾在就职演讲时如此归纳自己的执政理念。他说自己是这样一位总统——“无法想象自己没有自由,也无法想象国家不践行责任”。德国应当“值得我们努力去托付给下一辈人,让他们也可以把它称之为‘我们的国家’”。在位近4年,高克给出了满意的答卷。最新民调显示,76%的德国民众对总统的工作“非常满意”。德国《明星》周刊将他称为“德国的良心”。

今年3月20日到24日,高克应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邀请首度访问中国,造访北京、上海和西安。他访华前夕,德国总理默克尔接受德《西南新闻报》采访时表示,支持高克明年连任总统。

拒绝贴上政党标签

高克生于原东德的海港城市罗斯托克一个船员家庭。父亲于1951年以“莫须有”的间谍罪名被捕,在苏联法庭受审并被流放西伯利亚,4年后才获释放。

“这件事对高克的政治理念造成了一生的影响。”一位政治记者在高克传记中写道。后来,高克拒绝加入任何政治性的青少年组织,他成为记者的愿望也因此破灭,于是转读神学,成为青年牧师。

1971年,高克调至罗斯托克的一个新建住宅区,参与了不少民权活动,但从未因此被捕。高克说,自己当时并非异见人士,只是游离于政权体制之外而已。而教会对他也起到了一定的保护作用。

在东西德统一过程中,高克加入一个民权运动组织,并当选为代表罗斯托克区的国会议员,负责“国家安全部管控暨解散特别委员会”。1990年,两德合并,为处理前东德国家安全部资料,成立了一个档案局,高克任局长,一干就是10年。这个局因此被称为“高克局”。卸任后,他曾转型为谈话类节目主持人,但并不成功。后来还担任“拒绝遗忘——为了民主”协会主席,致力于反对种族主义等的教育工作。

对政治,高克似乎“欲拒还迎”。1999年,基社党政要曾询问他是否愿意竞选总统,被他拒绝。2010年,他却代表社民党及绿党参选总统,与默克尔推荐的武尔夫对决,在第三轮投票中败阵。两年后,武尔夫涉腐辞职,高克成为社民党、绿党、基民党、基社党、自由民主党的共同候选人。在整个政党光谱剧烈变动的时代,高克拒绝被贴上任何政党标签的做法显示出了明智之处。默克尔一度反对推荐高克,但在联合政府内其他政党执意要求下,不得不改变主意。

推广“价值观外交”

德国《时代周报》认为,高克是“第一位同时具有东德人与西德人耳朵的演说家”。他当总统,意味着总统与总理首次都来自前东德地区,这种格局势必强化默克尔所看重的“价值观外交”倾向。

这从高克的全球出访地图可见一斑。他的首次出访选择了波兰。他曾发表演说,盛赞波兰的“绝对自由意志”。他说:“整个欧洲总喜欢向西欧看齐,德国人更甚。其实,我们的民族可以从贵国学习的事物多着呢。”例如,当出现问题的时候,不必马上求告国家,而是自己着手解决。

在法国,高克受到欢迎。他曾访问二战时遭受德国纳粹屠城的法国奥拉杜尔,是首位访问该地的德国总统。高克表示:“这次法国邀请我来,表达了良好意愿和两国和解的姿态。”在对以关系上,高克也独树一帜。以色列总统里夫林及总理内塔尼亚胡都反对巴勒斯坦建国,高克则在访以时强调,德国愿为建立一个巴勒斯坦国家给予长期支持,并认为以巴分别建国是和平目标的基石。

去年是两德统一25周年。高克在访问韩国时表示,德国统一的重要经验是“通过接触引发变化”,并建议韩要坚持“缓和紧张局面”的政策。这一年他也访问了美国,是18年来首位进白宫的德国国家元首。奥巴马称:“估计并非所有美国人都知道,高克先生在重建现代化统一德国的进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高克向奥巴马赠送了一块柏林墙墙体作为纪念。

不过,高克的“价值观外交”也曾惹来反对。2014年,他访问土耳其,在演讲中提到“土耳其的民主受到威胁”。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指责高克“以为自己仍是牧师”,当地媒体甚至称高克为“殖民者”。在访问印度的时候,他一方面称赞印度是该地区“历史最为悠久的民主国家”,同时对印度妇女和同性恋者受到歧视的现象表示关注。在国内,高克推崇的“价值观”也引起过争议。2014年,德国左翼党在图林根州选举中获胜。高克发表谈话,称“从前东德继承下来”的左翼党不该主导州政府。多个党派认为,高克此言不妥,左翼党现在已作为普通政党被接受。

高克也不时和默克尔唱反调。在希腊陷入欧债危机时,默克尔成了“希腊的罪人”。但希腊人对高克则一片赞誉。他曾到希腊小村庄为纳粹屠杀遇难者敬献花圈,在对希腊的战争赔偿问题上,他赞成对补偿方式进行讨论,这也与默克尔政府立场不一致。在难民问题上,高克认为“我们愿意帮助。不过,我们的能力有限”。而默克尔则认为“我们能做到”。

个人生活“充满悲剧”

撇开政治问题不论,在“第一夫人”这件大事上,高克的“价值观”有点含糊。就像《莱茵邮报》所说的:“德国总统的私人生活史,充满悲剧和希望。”

高克现在与“第一女友”、小自己20岁的夏迪特住在一起,但一直没有谈婚论嫁。夏迪特曾是《纽伦堡人报》的王牌记者,男友上台后她辞职搬入总统官邸,但仍希望“最大限度保持自己”。在接受德国《法兰克福汇报》专访时她表示,自己不会与总统结婚。她说:“这确实是不寻常的。对一些人来说,‘第一女友’的身份也许是一种侮辱。但是,家庭生活并没有特定的模式。”夏迪特说,她可以理解民众对他们家庭生活的争论,同时希望总统也能同意她的看法,不再盼着结婚。她觉得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很好,不需要刻意改变。

不过,德国《彩色》杂志透露,“第一女友”不愿结婚,可能与高克的正牌妻子不愿离婚有关。据称,76岁的高克与原配汉斯结婚已近57年,两人育有4个孩子。汉斯表示,自己与丈夫高中时就决定结婚,省吃俭用并在朋友帮助下才买了结婚戒指。虽然夫妻俩分居20多年,始终没有签离婚协议。她也无意离婚。她说:“我没有同意离婚,为什么这事突然变得如此重要?要知道,当前社会接受不同形式的婚姻关系。”

1990年,高克还曾与女记者赫希海尔格有过一段恋情。不过,两人之后也以分手告终,原因同样是她无法接受高克不与妻子离婚的现实。看来,这件事还真是高克的难解之题。

上一篇回2016年3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总统高克,“德国的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