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越,靠“夫人外交”当上“河北王”

□ 本刊记者 余驰疆   2016-05-13 08:08:51


□ 本刊记者 姜琨



2000.09— 2001.04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助理、国内安全保卫总队总队长

2001.04— 2003.11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党委委员

2008.01—2013.08河北省公安厅厅长

2008.12—2016.04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人物简介

张越,1961年6月生,山东广饶人。1979年1 0月参加工作,中央党校在职研究生学历。2016年4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组织调查。中

纪委恢复了周末打虎的惯例。4月16日,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越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就在前一天上午,张越还参加了省委召开的常委(扩大)会议,分析第一季度经济形势,研究下一步经济工作。张越身着灰色衬衫,脸色阴沉,目光游移,在一众常委里显得尤其心不在焉。这是他最后一次以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身份亮相媒体。

张越是十八大后,河北省第四名被查的省部级官员。此前,河北已有“三虎”落马:原省委书记周本顺,原省委组织部长梁滨,原省委秘书长景春华。

被查在意料之中

省委大院依旧平静。一如时任省委书记周本顺等人被查时,外表的风平浪静看不出内里的端倪。当《环球人物》记者来到省公安厅家属院时,看上去一切如常,但门卫还是十分紧张,没等记者开口询问便回绝:“不在这里住的都不让进。”而随机采访的几位居民表示,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位厉害的邻居。

《环球人物》记者分别向河北政府机构几位消息人士提及张越。他们的反应如出一辙:“那个北京来的政法委书记。”而关于他被查,河北官场也早就有这种山雨欲来的传闻:“去年景春华被查的时候,就有风声说张越也要快了。”“这是早晚的事。”

张越与景春华同为山东广饶人,又曾同为河北省委常委,两人私下关系很好。上述一位消息人士对《环球人物》记者说,张越被中纪委“约谈好几次”,第一次在景春华被查后,去了2天;第二次去了3天;第三次去了5天。

张越前两年被查的传言其实并非空穴来风。与张越共事的省委班子成员早就当面说过他的问题。2013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亲自主持河北省委“红红脸”“出出汗”民主生活会,央视《焦点访谈》也以专题形式,直击了13名省委常委互相批评、提意见的过程。当时,周本顺、梁滨、景春华、张越都在会场,并按要求进行了批评与自我批评。在这次会议上,对张越的批评并不多,只有时任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说张越“确实要注意克服注重硬件建设,不太注重抓队伍建设的问题。”张越则承认自己忙于在酒桌上推杯换盏地应酬,少了进家入户深入群众的服务意识:“高脚杯端得多了,大碗茶端得少了。”

在2014年12月的民主生活会上,有常委再度指出张越在政法队伍建设方面存在的问题:“对政法队伍建设抓得力度不够,对政法机关党风廉政建设需要更加重视起来;需要继续保持开拓进取的精神状态。不能认为这些年河北大事没出,小事不多,觉得轻车熟路,基础打得好,就可以松劲了。”“张越同志也要检查,在政法部门是否有一言堂的问题。这样也容易滋生个人说了算的倾向。”

这次,张越也用一口京腔自我检讨:“在遵守党的纪律方面,对自身要求比较严,但对整个政法队伍抓得还不够紧;在执行民主集中制方面,既存在发扬民主不够的问题,也存在坚持原则不够的问题。”张越还进一步“反思”:“在落实八项规定上耍小聪明,去年以来一些地方的公安交警系统,相继发现了领导干部和民警违纪违法问题,高速交警主要负责人被调查,对此我是有责任的。”

上述自批和被批,都涉及张越带队伍、在河北政法队伍建设方面存在问题。那么,张越被调查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朋友圈里“非富即贵”

知情者告诉《环球人物》记者,张越最大的特点是自恃朝中有人。作为周永康曾经过从甚密的下属,自周永康被立案审查至今,关于张越的传闻在坊间屡次出现,听得多了,大家也就习以为常。

自1980年毕业于北京市公安学校,张越便一直在北京市公安局工作,直到2001年任职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此后,张越通过中央电视台的妻子孟莉的“夫人外交”攀附了上司周永康,随后实现了从副厅级干部至副省级高官的快速升迁。

2007年10月,张越外放至河北省,任河北省公安厅党委书记、省委政法委委员、河北省政府党组成员;随后任河北省省长助理、公安厅长并兼任武警河北总队第一政委。

第二年6月,调至河北未满1年的张越升任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并继续兼任省公安厅厅长和党委书记,成为副省级高官和河北省政法工作负责人。直至2013年8月,张越卸去省公安厅厅长一职,继续担任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党委书记。

知情人士告诉《环球人物》记者,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张越在河北“锻炼”几年后,回京会高升。

在周永康2012年退休前,张越一直相信周能帮助自己调回北京。

周永康事发前,张越也毫不避讳地在饭局上多次提及自己与周永康关系不一般。张越自曝能够从北京公安系统外调河北任职政法委书记“多亏周永康这位贵人提携”。甚至还洋洋得意地炫耀,能够调用周的关系为朋友摆平麻烦事。

2013年,周永康窝案开始从蒋洁敏等人发酵时,在北京开会的张越也被带走问话,后来平安回到石家庄。归来后,张越“明显收敛了很多”。

除了周永康,张越的“权贵朋友圈”中还有投资界大佬车峰、原国安部副部长马建、盘古大观的实际拥有者郭文贵。在郭文贵的联络下,几人还加入了以政法系统高官为主的庞大政商网络“盘古会”。

因共同利益驱使,郭文贵与马建、张越迅速结盟,加上车峰暗中助力,以低价拿下市值百亿的民族证券股权、推动民族证券与方正证券合并。张越联手马建动用公检法部门、安全部门的力量,逼退对手低价收购民族证券。但郭文贵野心的扩张,也使得这一并不牢固的利益联盟在合并完成后被打破,最终分崩离析。

2014年9月,郭文贵与方正集团CEO李友因为方正证券的董事会席位发生纠纷,张越与李友分别赶到香港与郭文贵见面,试图说服郭文贵平息争端。但劝和未果,双方撕破脸。郭文贵实名举报李友,也连锁“误伤”了马建——李友被有关部门带走协查前曾留下实名举报信,披露马建向其索取巨额贿赂。因此在李友被带走12天后,马建也接受组织调查。

消息人士称,张越此番被调查或与其参与非法收购民族证券直接相关。

以权压法的“河北王”

消息人士告诉《环球人物》记者,张越在河北多年,主要“政绩”就是护城河工程的建设。“护城河工程”指的是河北与北京等省市推行的环绕北京的联防、联控、联调、联打的严密立体防护网建设工程。

前些年河北当地媒体报道,张越对此项工作要求甚严,曾多次检查“护城河工程”的运行情况。2009年全国两会期间,张越就曾经暗访省内的几个检查站。在香河103国道安平检查站,两辆故意携带30余根“两响”爆竹的暗访车未被检查出来,结果相关单位和负责人被通报批评。

消息人士对《环球人物》记者说,“护城河工程”招投标时,“有北京来的生意人”,和张越不无关系。

张越“脾气大”也是出了名的。刚来河北时,张越自认用不了多久就会重返北京高升,无非是来河北历练一下,经常在工作中爆粗口。一位曾与张越共事的人士对《环球人物》记者说,他平常讲话“道理一套一套的,总是喊口号”。而看过他的民主生活会发言后更是觉得“假大空”。

张越在政法系统一手遮天。身为河北省政法系统一把手的他甚至被同僚称为“河北王”。

在河北政法系统乃至公安部,张越的负面消息是公开的秘密。2009年,中纪委曾入驻河北对张越进行调查,但最后调查不了了之。

公检法系统的一些工作也因张越的主导而发生着变化。接近河北省政法系统的消息人士告诉《环球人物》记者,有些案件要“听书记的”,法院重要案件的判决往往受河北政法委干预。这让法院系统的人十分无奈,遇到质疑案件的当事人或律师,他们只得说“无可奉告”。

据网易《路标》报道,轰动全国的河北“聂树斌案”至今未能翻案,也有张越干预的痕迹。2005年,犯罪嫌疑人王书金承认自己是1995年聂树斌案的真凶,当时河北省政法委因“一案两凶”组成工作组,重新调查聂树斌案,承诺尽快公布调查结果,在张越掌管河北政法委后就没了下文。2013年9月,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王书金非聂树斌案真凶,驳回王书金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期间,河北政法委的一个工作组介入该案核查,劝王书金“别蹚聂树斌案的浑水”。遭到拒绝后,工作组人员竟对王书金进行了刑讯逼供。

2014年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聂树斌案进行复查。2015年9月16日,山东省高院对外宣布,聂树斌案因案情复杂,经最高人民法院批准,再次延长聂树斌案复查期限3个月。河北省政法系统个别人在配合复查时依然态度强硬,称“这个案子就别想翻”。

张越的作为与其曾宣扬的法治思想大相径庭。他在一次公开露面讲话中,强调要让“法治成为普遍的公民信仰,成为基本的治理方式,扫清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环境障碍”。他还要求全省政法机关要拿出“壮士断腕”的勇气和“刮骨疗毒”的决心,拿起法律和纪律这两把“快刀”,按照“责任指向具体、追究精准到位、警示震撼强烈”的要求,与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联手,坚决实行倒查问责,“让全体政法干警始终保持对法律、对纪律、对群众的敬畏,绝不敢越雷池半步!”

不过张越自己,显然是没有做到。


上一篇回2016年5月第1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张越,靠“夫人外交”当上“河北王”